会员服务
博时基金董事长江向阳:做好普惠金融和养老金融大文章
来源:新浪基金
作者:
2024-06-24

  中央金融工作会议明确指出,金融是国民经济的血脉,是国家核心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要坚持金融工作的政治性和人民性,做好科技金融、绿色金融、普惠金融、养老金融、数字金融五篇大文章。普惠金融和养老金融的大文章,充分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价值取向,代表了人民大众财富管理的需求,对公募基金而言,是高质量发展的根本遵循,也是“考卷”。公募基金要通过行业的高质量发展,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财富管理需求,为人民群众提供优质的资产管理的金融产品,特别是服务于养老资产管理的金融产品,为客户创造价值,不断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让人民群众分享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红利。

  “受人之托、代人理财”是资产管理行业的本质,基金管理人的根本价值就在于为客户创造价值,帮助客户实现财富的保值和增值。价值的源泉来自于实体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基金管理人通过专业的研究、定价、组合管理、风险控制、客户服务等活动,帮助客户把资金配置到优质的企业,分享经济增长和企业发展的红利,实现社会价值和客户价值的统一。多年来,基金行业一直是价值投资的倡导者和践行者,但是在为投资者创造价值的能力上,还存在差距和不足,我们要着力提升为客户创造价值的能力,着力提升基金持有人的获得感。

  2024年开年后,资本市场的波动加剧。基金持有人持有的基金净值持续下跌,不少投资者陷入忧虑和焦灼,作为基金管理人,市场底部的震荡和煎熬,我们感同身受,投资人的托付和信任是我们沉甸甸的责任,是我们不断向前的动力和鞭策。

  一、公募基金发展普惠金融和养老金融的现状和挑战

  公募基金设计之初就是一种面向个人投资者、中小投资者的普惠金融产品,监管严格,运作规范,信息披露透明,起投门槛低,申购赎回便捷,具有普惠金融的属性。近年来,伴随人民群众财富管理需求的不断增长,公募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和服务的投资者群体都日益壮大,截至2023年底,公募基金管理规模增长至27.6万亿元,并通过互联网和基金投顾等方式服务更多的个人客户。个人投资者者是公募基金服务的主体,根据基金业协会发布的《全国公募基金市场投资者状况调查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底,场外投资者总量67,102.9万,其中自然人投资者数量66,971.0万,占比99.8%;场内投资者总量2,524.2万,其中自然人投资者2,515.7万,占比99.7%。公募基金已经成为大众财富管理的重要工具。

  服务养老投资一直是基金公司重要的服务内容。全国社保基金自成立以来,截至2022年,年均投资收益率达7.66%,累计投资收益额16575.54亿元。第一、第二支柱的养老金投资整体取得了较好的保值增值效果,这其中凝聚了公募基金人的汗水和智慧。

  当前,公募基金坚持高质量发展,做好普惠金融和养老金融方面也面临不少困难和挑战。

  一是基金持有人盈利体验不佳,获得感不强。高质量发展的目标是为了人民更好地分享现代化建设的成果。基金持有人盈利体验不佳是困扰行业发展的难题,背后的原因既有资本市场还有待成熟,市场波动率较大,也有基金管理人的投资能力和服务能力还需要不断提高,还有渠道顺周期销售模式需要转型,投资顾问亟待发展,围绕客户价值创造的行业生态亟待建设等综合原因。总的来说,行业高质量发展的主要矛盾体现在日益增长的财富管理需求和基金行业的投资能力、服务能力不匹配,基金客户持有体验亟待改善。

  由于缺乏好的盈利体验,中国居民持有基金的时间较短,根据《全国公募基金市场投资者状况调查报告》的统计,单只公募基金平均持有时间在3年以下个人投资者占比79%,平均持有时间为3年到5年和5年以上的个人投资者的比例分别为11.5%和9.6%。对比之下,以近10年美国共同基金的年度赎回率估算,美国居民股票型基金的平均持有期大约为4年,混合型基金的平均持有期大约为5年。这组数据从侧面体现了,行业要通过能力建设和生态建设,让投资人获得好的盈利体验,通过长期持有,获得更大的复利价值。

  二是随着经济增速中枢下行、市场波动加剧,投资收益面临挑战,同时客户对基金管理净值波动的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伴随我国经济增长从高速度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经济增长的中枢面临下移压力。老龄化加速,旧的“人口红利”难以持续。截至2022年我国60岁人口达到2.8亿人,占总人口比重达到19.8%,65岁以上人口高达2.1亿人,占总人口比重也已经达到14.9%的水平,已经步入中度老龄化社会。根据国家卫建委老龄司测算,2035年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突破4亿,占比超过30%,进入重度老龄化阶段。老龄化一方面减少了劳动力供给,另一方面减少了总的需求,导致利率中枢的下行和风险偏好下降,降低传统产业的资本回报率。

  长期来看,中国特有的大市场、大基建、全产业链及人才红利等产业优势,让中国经济更具韧性和活力,中国仍是全球增长最大引擎。高质量发展下,中国企业的科技实力和市场竞争力也将不断的提升。“人口红利”转化为“人才红利”,全要素生产力的提升将对冲人口红利衰退带来的消极影响,实现高质量可持续的增长,我们对中国经济和中国资本市场的长期高质量发展充满信心。特别是聚焦服务新质生产力,服务科技创新和转型升级,提升科创投资的能力,将为投资者带来新的“长坡厚雪”。

  同时,百年变局下,国际宏观环境复杂多变、地缘冲突一波三折,各类周期对资产价格的影响愈发显著,资本市场的价格波动明显加大,对投资者管理价格波动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投资人委托给基金管理人的是“血汗钱”和“养老钱”,大部分需求背后实际上的风险偏好较低,希望实现的是较为稳定的长期保值和增值,行业要提供优质的中低风险的金融产品,满足客户稳健增值和养老资产管理的需求。

  三是养老金融亟待发展,养老金融工具亟待丰富。养老金融是居民财富管理需求的重要部分,我国人口的老龄化加速,带来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养老资金缺口。总量上,我国养老资产严重不足。根据测算,美国养老金规模2022年底34.3万亿美元,GDP体量中占比达133%。截至2022年底,我国养老金规模合计约15万亿元,在121万亿元的GDP体量中占比约12%。简单测算,从养老金占GDP比重的角度来看,若按照美国约133%的占比,中国养老金规模需达到161万亿元,尚有近150万亿元的较大缺口。在结构上,我国养老资产结构失衡,第三支柱亟待发展,公募养老基金任重道远。在客户认知和体验上,我国居民对养老产品的认知和体验亟待改善。客户总体上对个人养老金的认知严重不足,个人养老金整体起步艰难,个人养老金税收优惠政策落地后,客户对个人养老金的参与度不高,呈现出“三低”(即开户率低、缴费率低、缴款金额低)。同时,行业个人养老第三支柱的建设始于2021年,这几年正好经历市场的大幅调整,大部分目标日期基金的权益投资比例较高,净值下跌较多,导致客户对养老基金的盈利体验较差。产品体系上,我国养老的产品体系还需要不断丰富完善。当前第三支柱税延的额度和覆盖人群还是比较有限的,对于广大的养老投资需求,还需要发展丰富的基金产品体系对接,这些需求大部分只能承受中低风险,需要发展中低波动的产品去对接。同时,养老产品贯穿投资者的整个生命周期,时间跨度大、覆盖人群广、涉及场景多,对于不同风险偏好、不同收入状况、不同支取要求的养老投资场景,要进一步加大产品的创新力度,精准的匹配不同类型客户的养老投资管理需求。

  二、提升能力,做好普惠金融和养老金融,为客户创造价值

  公募基金要以投资者为本,大幅提升为投资者创造价值的能力,做好普惠金融和养老金融。

  首先着力提升公司研究的能力和股票定价的能力,把具备核心技术、具有核心竞争力、具有优秀企业家团队、尊重投资人利益的好公司选出来,把财务造假、欺诈发行、操纵市场、恶意圈钱的公司筛出去。发挥长期投资人和机构投资人的力量,促进价格真实反映企业长期价值,为上市公司合理定价,减少非理性的炒作,增强A股资产的长期吸引力,使得市场运行更加平稳。

  其次,着力提升多资产配置的能力和风险管理的能力。一方面,传统理财客户对风险的承受能力较低,习惯“刚兑”的收益模式,理财净值化转型后,这类客户对低波动的产品需求较大,需要通过资产配置和回撤的管理,为客户提供大量中低风险的基金产品,丰富绝对收益产品体系。另一方面,老龄化推动更大比例的人口从资产积累向资产消耗转变,在此基础上围绕养老的综合金融和非金融服务需求增加。老龄化和预期寿命增加导致养老金的支取阶段被拉长,增加了给付压力,市场波动加剧对养老金资产防御能力提出更高要求。公募基金要着力提升绝对收益的投资能力。

  要通过多资产的组合配置,更好地分散风险,为投资人丰富收益的来源。公募基金擅长的传统投资领域是股票和债券,要通过投研能力的建设,将管理的资产逐步拓展到商品、海外股票和海外债券、REITs、汇率及期货期权等风险管理工具,打造全球范围内多资产类别下资产配置交易框架。要着力提升风险管理的能力,要准确把握各类资产的周期,加强自上而下对于周期的投研力量,提升各类周期的综合分析能力,强化周期研究的指导作用和对风险的提示约束,让周期方法贯穿布局资产、定位时点、跟踪管理、风险防范、交易退出等整个投资过程,更好地管理组合的回撤和波动。

  最后,要着力提升客户服务的能力。着力打造“投前-投中-投后”全过程的投顾陪伴体系。聚焦客户体验提升,从“教育、陪伴、投顾、服务”四个方面,体系化升级客户服务的能力。更好地利用金融科技,拓展用户服务的边界,丰富服务的场景,提供全过程、精准化、定制化的服务,实现客户资金属性和基金产品风险更精准地匹配,更好地为客户提供财富管理的顾问建议,更好地回答客户关注的问题,真正和投资人朋友同生共长,与客户站在一起,为他的每一笔钱负责。

  着力发展养老投顾,打造一站式综合化养老金融生态,嫁接生态圈合作伙伴资源,逐步形成围绕养老需求的金融与非金融服务全面打通的综合养老顾问体系和服务生态。

  着力打造“以投资人为核心”的行业生态,和渠道的同仁们一道,围绕为投资人创造价值,优化完善行业的生态,改变过去销售收入导向、短期业绩排名导向等不利于长期价值创造的问题。

  为投资人创造价值是公募基金的初心和使命,公募基金将坚定把握金融工作的政治性和人民性,发挥金融机构的功能性和专业性,不断提升自身的能力,以投资者为本,做好普惠金融和养老金融,向党和人民交出满意的“答卷”。


阅读:187